收藏頂點 在線留言 網站地圖

您好!歡迎來到頂點文化官網!企業宣傳片拍攝好選擇!

追求完美卓越,進步永無止境 因為專注,讓我們深知企業文化如何傳遞

咨詢熱線

137-2314-8030

400-004-8030


主頁 > 最新動態 > 行業新聞 >

醫療劇做了那么多,《急診科醫生》有什么不同?

由鄭曉龍、劉雪松執導的醫療劇《急診科醫生》將于1030日登陸熒屏。5年前開始籌劃,去年10月開機,創作過程很“漫長”。“我對人文關懷感興趣,心里老有折騰的感覺。”這并非鄭曉龍導演首度涉足醫療題材,但對于這一次的創作,他又有很多新的想法落了地。


因操刀《甄嬛傳》和《羋月傳》,鄭曉龍這個在電視劇行業里響當當的名字,被更多“業外人”所熟知。很多人總誤認為他最擅制古裝劇,其實很早之前,鄭曉龍的創作就已覆蓋多種類型題材——執導了《北京人在紐約》《永不放棄》《金婚》……

 

待過兵團、當過記者、寫過小說的他,更在意“現實”。《急診科醫生》并非鄭曉龍首次觸電醫療題材。他說,16年前,《永不放棄》的拍攝讓他尚未過癮。

 

鄭曉龍之所以對《永不放棄》念念不忘,是他覺得作品背后應當蘊含更強烈的人文關切。“我拍的東西,不太去談收視多好、影響多大,到現在為止,我們還有很多劇本在寫生存層面的故事,《永不放棄》中大量的結構、情節、細節都講的是人精神層面上的事。”

 

適逢編劇點點對劇作有了新的想法,在醫院“采風”體驗生活時積累了不少案例。編劇娟子則對原劇本里的人物關系進行改寫,鄭曉龍又來回對劇本細節斟酌了好幾遍,故事這才漸出水面,《急診科醫生》也因此緣起。


醫療劇首先不能“錯”

第一次來到《急診科醫生》拍攝現場,導演劉雪松用“茫然”描述自己的狀態。“拍一個餐廳戲,主人是誰、客人坐哪都是一目了然的事,哪怕是戰爭戲,該怎么調度也都有大概的印象。但對拍急診室的鏡頭,病人在哪、醫生在哪、儀器位置對不對等問題,一開始是真摸不著頭腦。”

 

劉雪松的一席話點到了醫療劇難拍的癥結:不夠專業、醫療常識漏洞百出、或借著醫療劇外殼插科打諢,導致觀眾對醫療劇的刻板印象逐漸走入某種思維定勢。《急診科醫生》的主創很早就達成了共識:要拍得盡可能專業,醫療劇首先不能“錯”。

 

鄭曉龍告訴記者,為了在醫學的專業問題上“少走彎路”,他們拍攝前在國家衛計委的幫助下,邀請了協和醫院的急診科主任等一眾專家來幫助審核劇本。作為技術顧問,專家團隊全程跟進《急診科醫生》的拍攝過程。

 


導演們每拍完一個鏡頭、一場戲,都要去問“行嗎?”,專家們說行才算過了。他們說不行,會講出為什么不行,哪怕是一個動作不對,甚至是一個手勢不對。“起先醫療專家們還比較害羞,后來我們走戲的時候,他們就開始指導。慢慢地,我們兩方熟悉了,他們甚至開始自己直接上手”,鄭曉龍笑稱他們是“導演背后的導演”。

 

除了拍攝上力求真實,本劇案例也都有“源”可溯。在選擇醫療案例的過程中,編劇娟子特意建了一個微信群,“我把認識的醫生全都拉進了這個群,里面有協和的醫生、同仁的醫生,各個科室的醫生,我把案例發給他們檢查,他們也會提供一些最新的案例給我。”

 

在鄭曉龍看來,這是一個相互學習和理解的過程。“我們能發現容易被忽略的錯誤,比如在影視作品中常見的某患者被送到醫院門口,一群醫生護士沖出來的場景。醫學專家就曾指出對于某些病癥,現實中醫生護士是不會沖出來的。”與此同時,在日常相處的過程中,醫學專家同樣對影視行業有了新的認知,他們也逐漸理解藝術創作所需要的一些“空間”




“注重病”vs“注重人”

在這部劇中,有一個很典型的案例叫“短腸綜合癥”。一個二十出頭的男孩剛結婚,腸子出現了壞死的可能。男主何建一和女主江曉琪把他的腸子打開以后發現變色了。有兩種治療方案,要么不手術,他有可能恢復,也可能腸子壞死;要么立即手術切除。

 

何建一和江曉琪站在各自的立場在手術臺直接爭吵起來,急診學專業的海歸醫學博士江曉琪從患者未來生活質量考慮認為不應該切掉,既然有自己恢復的可能性,就不該輕易手術。但與此同時,這種做法又存在二次手術的風險。臨床經驗豐富的何建一認為,與其壞死進行第二次手術讓患者遭罪,不如直接切除。“如果二次手術,家屬一定會問當初為什么不手術,你又如何解釋?”

 

 “當治愈患者的時候,是把他當成一個有明天、有未來的人?還是就當成一個病患?”作為劇情起伏的一個縮影,這個在劇中被反復討論的命題,也是鄭曉龍看重的“帶著溫度思考的議題”

 



江曉琪何建一之間有的沖突就建立在兩種醫學觀念的博弈上,江曉琪從國外留學回來,專業是急診學。鄭曉龍解釋,“中國以前沒有急診學,有急診科,急診科的醫生都是從各個科室調來的,外科病就把外科醫生調過來,骨科病就把骨科醫生調過來。江曉琪不是一個簡單的海歸醫生,寄托在她身上的是一種西方的醫學理念。”用鄭曉龍的話來講,這是“注重病”還是“注重人”的選擇

 

“用技術支持藝術,用藝術體現技術。兩者最終要在現實主義的表達和人性關懷方面做出探討。”一如過去的作品,鄭曉龍注重創作里對價值觀的思考與表達。《急診科醫生》和其他醫療作品最大的不同是什么?鄭曉龍用了“純粹”二字來形容

 

一部作品是否“純粹”,很大程度上源自于戲劇矛盾點的抉擇。鄭曉龍說:“我們這部劇,不是穿著白大褂談戀愛。雖然感情戲、家庭戲、職場戲都會涉獵,但是我們的重心始終放在對人性命運的探討及對相互信任的拷問。”




要有“現代意識”

無論是《北京人在紐約》還是《刮痧》《金婚》,現實主義貫穿現實題材的熒屏敘事,成為鄭曉龍在某種程度上即時回應時代的一種重要方式。盡管《甄嬛傳》《羋月傳》在時空上與現實保持了一定的距離,但在鄭曉龍看來,“我始終是按照現實主義的精神、態度和方法來創作的。”

 

醫療劇作為近些年不斷發展的類型劇,是展現都市生活和現實題材的有力形式。然而達到高水準的醫療作品在整體市場中仍算少數,醫療劇在進階路上面臨的挑戰仍然不少。

 

在鄭曉龍看來,最先要解決的是觀念問題。“拍醫療劇,我們常常還都停留在生存的層面,但實際上,我們更需要在精神或者更高的層面去結構故事和矛盾。”

 

對于制作要反復打磨,一向是鄭曉龍在創作上遵循的基本原則。他犀利地指出當下的劇集創作水平和資金規模并不那么匹配,有很多生產方式需要盡快升級。“《急診科醫生》中救護車到了,板車推下來,哪個護工在左?哪個在右?誰用右腳或左腳去踢輪子?輸液瓶要吊多高?病患緊急搶救所用什么藥,藥量多少?”鄭曉龍說一部作品要落實在每一處制作細節,不能怕觀眾“挑刺”。

 



在表演層面,鄭曉龍、劉雪松兩位導演對劇中特別出演的蘇小明有很深刻的印象。蘇小明曾經出演過鄭曉龍執導的電視劇《永不放棄》,并由此深受觀眾喜愛。第二次的合作,鄭曉龍依然看重蘇小明身上質樸內斂、注重細節的表演氣質。張嘉譯也曾提到,“鄭曉龍摳細節到‘喪心病狂’,比如我們搭的場景,所有的設備都要符合急診科的要求,一個微小的動作不到位都不行。”

 

張嘉譯說,自己當年拍攝《心術》時,臺詞都是快速記憶,“拍完就忘記了”。而這次拍《急診科醫生》不一樣,難度大了許多。“因為不僅要語速快,語氣還得對,臺詞光死記硬背還不行。急診科的工作就是在行進當中、在施救過程中,醫囑隨時就下來了。沒有時間讓你去審,去開會討論,去制定方案。”

 

劇中另一位主演王珞丹,也表達了自己這一次表演的“全力以赴”。拍戲期間每天的睡眠時間都很少,精神高度緊張,“背完了劇本還有英文詞,片子拿起來不能拿反。在跟患者解釋的時候說,‘你這個位置已經擴散了……’,我也不能點錯,點錯了導演會立刻喊停。我們盡量做到嚴謹,導演是關注細節的人,我們盡可能地還原真實的樣子。”


拍完《急診科醫生》之后,鄭曉龍對醫生這個職業也有了新的理解。“他們應該是神。”鄭曉龍解釋道,這不意味著醫生是萬能的,恰恰因為他們并非萬能更應該值得人們尊重。正如劇中演員王珞丹所說:病患在我們(指劇中飾演的醫生角色)面前是每天的幾十分之一,而我們在每一個病患面前是唯一。在鄭曉龍看來,我們一般情況下是作為患者去認識醫生的,我們似乎從來沒有站在一個醫生的角度去理解他們。

 

而《急診科醫生》就提供了這樣一個視角。

 

按照鄭曉龍的說法,這些都是一部醫療題材劇集需要傳遞出的“現代意識”,《急診科醫生》或許也會由此引發新一輪的現實探討。



上一篇:《人民的名義》戳中痛點更接地氣

下一篇:《使徒行者》收官,這一次的“新港劇”創造有哪些啟示?
MORE+ + 推薦案例 / Recommended case

  • 微信二維碼
  • 微信二維碼
  • 豫ICP備12023845號
    電話:137-2314-8030  400-004-8030
    地址:信陽市浉河區正商大道長虹花園B區7#101
    技術支持: 河南雙微網絡

    最有信誉的网上棋牌室 67963923768733408497473516748646718240363458919932580694243749994196680072189132834192789361416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